看著電視新聞畫面裡  自由廣場的抗議學生
公司的財務經理笑說  大四學生才敢去抗議
我笑笑且不經意地說  是呀

回頭想想
他(和我)的意思是
不怕畢不了業  才敢去抗議?
老師或學校會因他去抗議  而做特別的處置?導致學生無法畢業?

想不到這樣的觀念仍然深植在我們腦中
就連研究所畢業的高知識份子如財務經理
也如是想

這就難怪
台灣社會裡普遍存在
爭辯時無法就事論事  常常流於謾罵
即便是在最高學府裡  也會讓人質疑  是否會以言廢人?隨便就把抗議的學生當掉?

可悲的台灣啊

喝下午茶可以被說成違反集會遊行法?

拿著國旗步行到敏感地區,女警攔住說:請妳把國旗收起來,這裡是公共場所。

一切都只因為不想讓陳雲林聽到,台灣中國、一邊一國。

言論自由的憲法保障下
為何不能大聲說出
台灣中國、一邊一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kyli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